用戶:
密碼:
注冊新用戶 
首頁 書畫資訊   
   書畫資訊

Google


漫說跌宕起伏的名家書畫拍賣
來源:高仿字畫網 發布時間:2020/5/16 9:30:41
高仿字畫網www.ibswnv.tw
  關于名家字畫拍賣筆者就先從1993年上海舉辦的“朵云軒首屆字畫拍賣會”談起,這一場字畫拍賣會在當時很多行內人眼里,具有“中國藝術史上里程碑的意義”,主辦方請了謝稚柳敲下第一槌。在海內外買家踴躍競投下,155件拍品最終成交835萬元,當時國內藏家大多只是好奇地觀望,舉牌的買家大都是境外人士,香港大藏家張宗憲一人共買下價值200多萬元的拍品,約占全部成交量的三分之一,成為頭號買家。其中第一號拍品——豐子愷5平尺的《一輪紅日東方涌》被他以11.5萬元拍得,創下當時豐子愷作品的最高價,這個價格在很多人看來是不可思議的,但是站在今天回頭看,似乎撿了一個大漏,不得不佩服當時張宗憲的膽識和魄力。 
      記得自上世紀90年代初國內引進藝術品拍賣后,便吸引了海內外眾多藏家的眼球。因為藝術品拍賣作為一種全新的交易方式,其實質是一種充分利用價值規律、供求規律的藝術品交易方式,是買賣雙方通過專業的中介企業——拍賣行,在公開、公正、公平的環境里,由買方以價格競爭為手段,以價高者得為原則,以落槌成交為形式的買賣活動,它有別于古玩市場上個人之間的成交。盡管只有短短二十多年的時間,但締造了無數的神話故事,更有說不盡的投資收藏話題。 
  封面作品是張大千的《晚山看云》立軸(1946年作),以143萬元創下當時第一高價。誰又會想到2009年上海天衡再度推出時成交價為1792萬元,5年后,也就是2014年上海嘉禾第三次上拍此作,獲價高達2875萬元,21年價格翻了20倍。 
  更有趣的是陶冷月的精心之作《秋江月雁》,約12平尺,估價7.5-8萬元,居然無人問津,出現流標。之后藏家拿到香港市場去拍,2001年蘇富比(微博)以13.2萬港元成交(折合人民幣約14萬元),2012年這件作品又回流到中國嘉德,成交價高達575萬元,創下了陶冷月作品的市場新高,著實讓人驚嘆不已。 
 話題再轉向北京翰海和中國嘉德,它們都比朵云軒晚一年舉行首拍。像徐悲鴻四尺整張《立馬》在翰海首拍以26.4萬元成交,徐悲鴻的這類作品在2000年之后動輒數百萬元乃至上千萬元。而李可染的大幅《井岡山》估價70萬—90萬元,在翰海首拍上出現流標,潘天壽的大幅《丹巖松鷹》估價60萬—80萬元,同樣流標。這些現在恐怕都是上億元的重量級拍品。 
  1995年秋季,為了吸引更多的海內外藏家競投,中國嘉德首次推出藏家專題收藏專拍——“楊永德藏齊白石書畫”,共上拍165件,幾乎涵蓋了齊白石各個時期、各種題材的書畫作品,可謂佳作連連。遺憾的是,專場拍賣很不成功,整場拍賣成交率只有43.03%,總成交金額僅1296.68萬元。其中,價格超過20萬元的只有14件,齊白石1933年所作的《蓮池書院圖》以198萬元拔得頭籌,此作2016年再次被嘉德上拍后,成交價高達5290.5萬元,比1995年的價格高出5000多萬元。更讓人驚訝的是:這個價格也是1995年楊永德專場總成交額的4倍。 
  有意思的是,2018年匡時國際再次上拍《鐘馗搔背》,獲價高達1288萬元,這個價格也比當年整場總成交額還要高。所以,從楊永德齊白石藏畫專場引發了很多思考,一是當年的漏夠大,不少作品日后的成交價上升至數千萬元;二是有的藏品是漏中有漏,比如齊白石的《祖國頌》之后又兩次出現在拍賣場上,一次是2006年華辰以374萬元成交,價格遠高于首次拍賣的估價;后一次是6年后,也就是2012年保利以8280萬元天價成交,6年漲了20多倍;三是當年專場成交價格那么低,對于有意釋出的香港收藏家楊永德并非壞事,因為之后的齊白石作品價格扶搖直上,現在價格翻幾百倍都是常態。 
  在那場拍賣會上,還有2件作品讓筆者記憶猶新,一件是齊白石精心之作《鐘馗搔背》和其1954年作的巨幅《祖國頌》(啟功題簽),前一件估價50萬—60萬元,后一件估價180萬—200萬元,也是整場拍賣估價最高作品之一。遺憾的是這兩件都出現流標。 
  1995年楊永德的專場拍賣又讓我想起了1994年臺北蘇富比的“張學良定遠齋藏畫”專場拍賣,全部207件拍品盡數拍出,總成交額高達13289萬新臺幣,折合人民幣約2500多萬元。 
  其中宋代畫家謝元的傳世孤本《桃花》以超出估價三倍的1655萬新臺幣落槌,創這次拍賣會之最。而張大千的18幅作品掀起了拍賣高潮,其中11幅拍價超過100萬新臺幣,《湖山清舟》以1050萬新臺幣落槌,《水竹幽居》和《秋聲圖》也分別以520萬新臺幣和390萬新臺幣分列第二、第三名。當時,該專場拍品成交幾乎都相當理想,特別是100%的成交轟動全世界,為此,許多藏家發出了“物以人貴”的感嘆。至此,張學良全部藏品流散世界各地。 
 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:1994年臺北專場中張大千1976年作《春酒百!风R心,為大千晚年之作,尺幅約3.5平尺,曾一直懸掛于張學良寓所。這件作品當時確切成交價筆者未查到,但從排行榜的信息中得知沒有這件,估計這件作品也就幾十萬元吧。之后,這件作品二度在國內拍場亮相,第一次是2013年出現在北京文津閣拍賣會上時,結果大受眾多藏家的青睞和追捧,最后以高達793.5萬元被一藏家買走,原買家可謂收益不菲;第二次是在2018年中貿圣佳拍賣會上亮相,成交價為713.5萬元,也就是說在文津閣邁入的藏家5年來不算利息,至少要虧數十萬元。所以,高位接手,即便題材再好也會被套,損失慘重。類似這種高買低拋,損失上百萬乃至數千萬元的事例在近幾年可謂屢見不鮮。 
  但這并不能阻止人們收藏張學良舊藏的熱情,不少作品流入國內拍場,如2011年春季嘉德組織推出的“少帥墨緣——張氏家族藏珍”專場,拍賣件數為14件,結果成交11件,3件因為估價過高而流拍,成交率為78.57%,總成交額高達1.28億元,這也是當年專場總成交額的4倍多。要知道1994年臺北專場有205件拍品,現在只有11件,可見張學良藏品有多么的受歡迎。 
  從上可看出,拍賣場上行情起起伏伏、高高低低、曲曲折折。有人歡喜,有人悲傷;有人興奮,有人失落。它留給我們太多太多的回味和思考,這或許就是藝術拍賣的魅力吧。
 
上一篇: 疫情下的藝術家與藝術
下一篇: 黃賓虹論中國繪畫藝術之將來
   

關于我們 - 訂購流程 - 常見問題 - 交易條款 - 售后服務 - 聯系我們

版權所有 北京高仿字畫網 高仿字畫 高仿書畫 高仿國畫 高仿字畫批發

客服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高仿字畫 贛ICP備17017574號-1  網站建設
河北体彩排列五开奖号码